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兴义兵,聚酸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卵国难报社稷恩,雒阳显危帝蒙尘。

    当世英豪广兴兵,欲勤王驾留芳名。

    首推汝南袁公路,高门大阀识俊臣。

    次表冀州韩文节,博古通文览九经。

    三表豫州孔公诸,清高自命好阔论。

    再表兖州刘公山,孝悌德才贤待人。

    多表河内王公节,疏财仗义任侠风。

    续表陈留张孟卓,急功尽义志高存。

    而表东郡乔元伟,才思敏捷惠黎明。

    又表山阳袁伯业,高风亮节文秀忠。

    循表济北鲍允诚,足智多谋文武精。

    当表上党张稚生,随机应变七巧心。

    欲表乌程孙文台,英雄勇士贯长虹。

    末表祁乡袁本初,四世三公人上人。

    终表典军曹孟德,清平治国乱枭雄。

    难表涿郡卢仲瑞,百无一用是书生。

    涿郡涿县南城门,今日三军聚集,擂鼓响号,宰牛羊首壮军势,五千甲卒,一千猛骑合涿郡兵,大帜书写卢字,好不壮观也!

    “子家、曼基,吾等行军!涿郡就拜托二位了!兄长要以黎明为重,卫诺的一千羽林卫就交由兄长代领,北防鲜卑入侵,南阻黑山褚燕,责任重大不可马虎。曼基也是如此,西乌丸人心初定,重典不可断也!凡有异心者早觉诛之。一旦出现危机情况二位可以求援皇叔,尔等可明白否?”

    卢朴第一次披军中盔甲这才知道将士不易,二三十斤的东西强加于身,真是举步维艰。

    “家主(主公)放心!臣定不辱命!”

    卢毓看着身披银甲腰佩长剑的卢朴心中升起的一股自豪感,顿时觉察时间过得好快,当年的黄口小儿如今已成了一方军主,仲瑞!为兄很高兴。

    “叔然,防御重任不可懈怠,汝要与曼基形成配合之势,他领下的两千乌丸骑虽是新建,但也有一战之力,汝要善加利用,不要辜负了仲瑞的期望。”

    卢朴此次出征张辽与赵云随行,整个涿郡的军事指挥权都交予卫诺,再三叮嘱不厌其烦。

    “主公放心,叔然纵是身死也会力保涿郡无虞,主公不必忧心后营之事。”

    卫诺看着白马银枪的赵云心生羡慕之意,兴义兵匡朝是何等大事,何奈主公帐下又倚重于叔然,叔然真要纵马沙场为主公撑起一片天地,看来只有下次了。

    “老师,你可要保重身体呀!仲瑞还有很多事不明白,如果你不教仲瑞,仲瑞可就无人可依了!”

    卢朴仰望着寒风中屹立的白发苍苍老者心中升起莫名的痛感,他很担心卢植某一天会突然逝去,心中承载的东西似乎又重了几分。

    “哈!卢老头可没有那么容易消失,卢老头还没有看到你的崛起,怎么安心悄然离场乎!”

    卢植将手中的拐杖轻轻指向中原大地,曾几何时在那片土地上自己热血尽忠,如今更想看到卢氏的旗帜越来越大,越来越稳。

    “主公,时间不早了!可否出发?”

    张辽已经推算好行军速度和预定目标,不能耽误时辰。

    “再等一等!”

    卢朴还在眺望西乌丸大营,那个人还没有出现,仲瑞怎可先行。

    北风呼啸,三军肃静,霜雪落于士卒持枪之手,面成寒白之色。

    半个时辰!仲瑞再等半个时辰,你若不来,可就错过了指点江山的机会,田子泰,一定要来呀!

    “主公,不可再拖延!”

    张辽骑于马上双脚都觉得素寒,更何况立于雪地中的士兵,再等下去只怕会出现冻伤情况。

    “唉!看来仲瑞还是没有打动你呀!文远传令三军!出发!”

    “踏!踏!”

    北地雪,一骑飞驰而来,来者身着素染巾纶之袍,腰佩三尺利剑,目不斜视一往直前。

    风雪然,点藏世事沉浮。

    踪寻迹,深谙天下之道。

    马如风,谋成江山之志。

    心似坚,决胜千里之外。

    “太守大人!性子也太急了吧!总要让子泰交代好西乌丸事宜。子泰拜见主公!”

    田畴踏马投心,在他心目中卢朴不是完美主公形象,但他的诚意令人动容,每日必访,三餐必请。谋士也是人,面对一个冷落的刘虞与一个热情的卢朴,如何抉择?

    “田子泰,仲瑞终于等到你呀!不容易!不容易啊!自今日起子泰便是我军祭酒也!全军出发!”

    文谋武勇皆在,这一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