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8 小筝的表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溃不成军。一败涂地。

    七点多,当钟筝鬼鬼祟祟打开办公室们探头探脑观察一番然后偷偷摸摸溜达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拎着两摞盒饭归来的阿飞和竹竿。

    两人呆滞状——刚才开会的时候兄弟们才批判筝姐有了男人就不要兄弟,说好了一起加班结果招呼都不打就跟帅哥跑了,结果,在?

    寡男寡女躲在小黑屋一个多小时……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在干嘛……

    他们中正耿直的队长大人啊……怎么堕落地如此之快?以后还怎么让人正视了?还能不能愉快地谈工作了?

    钟筝急忙想缩回去,然而身后毫不害臊的某人已经大喇喇走了出来,还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扣着最后一个衬衫扣……钟筝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吃饭?”宋宸灏看着阿飞竹竿,镇定自如。

    “姐夫饿不饿?一起?”阿飞年轻人脑子活络转得快,闻言立即回答。

    宋宸灏挑眉看着那两摞简易的快餐盒,心中想的是难道他家蠢妞儿,哦不,是他老婆平时就吃这种猪食似的外卖?“弟兄们辛苦了,什么时候结束,一起宵夜?”

    “啊……”阿飞瞄了一眼中队长大人的脸色,笑得贼兮兮的:“让姐夫破费多不好意思啊。”

    那你也没拒绝啊。宋宸灏好笑:“应该的,钟筝平时还要靠你们多照顾。那我们先去点菜?等你们忙完了就来?悦鸿楼可以吗?”

    “可以可以!姐夫就是壕。”阿飞笑成了一朵花,悦鸿楼那可是八项规定前局长大人们才去的地儿,今儿沾光去见识下世面:“钟队,姐夫,你们等我们哈,大概半小时就行。”

    钟队,姐夫,这称呼的亲疏关系就不同啊。钟筝只能无语地看着又一个拜倒在金钱攻势下的无耻之徒,顺便哀悼一下自己这个拜倒在他西装裤下的叛徒。

    想得再好的事情,遇到他就乱了节奏。

    他是她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还是她的克星?

    悦鸿楼就是孟歌开的酒楼,只是之前叫“会所”,全国那场大风整顿之后,就改成了这个寻常通俗的名字。听说钟筝和警队兄弟们要来吃饭,凌灵也吵着要一起来,孟歌当然听从指挥。

    都是自家女人的娘家人啊。

    好酒好菜好环境,又都是自己人,警队兄弟们吃得格外尽兴。刚开始还顾着宋宸灏和孟歌的身份,后来看二人平易近人又爽快,到最后就觥筹交错拉着到处敬酒了。

    到最后,场上估计也就剩下了钟筝和凌灵两个女人清醒——她们过会儿还要当司机接男人回家。

    趁着男人们醉醺醺已经开始哥们兄弟似的拍胸脯时,凌灵八卦地把顾泠澜和夏辰的事情说了一遍。

    “啊?”钟筝嘴巴张成了o型可以塞鸡蛋:“小姑娘爸妈都来了?”

    “对啊,不过我觉得目前情况来看,可能是小姑娘比较喜欢顾泠澜,而顾泠澜只把她当妹妹,呃,比妹妹好一点,但是还没发展到男女之情的地步。”凌灵用她专业的八卦目光进行深入分析,得出以上结论。

    “那我们……”钟筝犹豫了一下措辞:“撮合一下?”能看到凌澜有情人终成眷属,她也可以放下一桩心事,不再有负担。虽然一轮的年纪差有点大,不过身高不是差距体重不是压力年龄不是问题,爱是可以跨越国界和性别的……啊呸,最后的省略。

    “你舍得?”凌灵故意逗她:“有没有一点失落?本来心上人心里只有你的。”

    “滚你,”钟筝翻了个白眼。她只希望相爱的人心中有彼此,这就足够了。

    “我和顾泠澜不熟,我从辰宝那头下手?”凌灵提议,然后又有点愁眉苦脸:“你说要是撮合到一起了,夏总他们会不会来砍我?十六周还不到,和泠澜滚床单犯不犯法?”

    “你想得太远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还没恋爱就先上床了?”

    “恋着恋着不就情不自禁了,”说到这个,凌灵表情语气都暧昧起来,将钟筝上下那么看啊看:“听说,你和宋宸灏这个了?”凌灵比了两个大拇指百年好合。

    钟筝急忙把她两只手摁了下去,脸部充血越来越流畅,紧张又窘迫:“别……别胡说八道……我们就是,就是在谈事情……”晕死了,哪个大嘴巴把他们刚才在办公室做的事情宣扬出去了吗?

    “谈事?”凌灵狐疑:“孟歌说这是你们家大宋自己说的,骄傲着呢,难不成是要面子胡说的?我就说嘛,你这一根筋,怎么可能没结婚就破处……”

    啊?不是在说刚才办公室的事情?啊?是宋宸灏那家伙自己说的?……要顺势否认吗?凭着自己良好的信誉,凌灵一定会信任自己的,可是撒谎好吗?而且还事关宋宸灏的面子……那承认?这凌灵都主动帮她撇清了她还自己凑上去?

    “那个……”钟筝拉着凌灵的手,欲言又止。

    “哪个?”凌灵对这方面多精啊,一听有戏,故意严肃脸假装不明白。

    “那个……”钟筝就差抓耳挠腮,眨着眼睛眼巴巴看着凌灵,你平时不是忒机灵么,怎么就忽然不明白了呢。

    因为我在装傻呀。凌灵继续无辜脸倾听状。

    钟筝一咬牙,豁出去了,放开凌灵的手,把她两根大拇指摆回原位,然后扭头吃饭。

    凌灵吃吃笑,凑上来拱了拱她:“感觉怎么样?大宋强不强?”

    “吃饭吃饭!”钟筝低头扒碗。

    “说说嘛,”凌灵拱她。

    “你感觉怎么样?孟歌强不强!?”钟筝无力,只好反呛回去。

    “感觉很好!孟歌很强!”凌灵回答地毫不犹豫,然后又嬉皮笑脸追问:“说说嘛,我又不告诉别人。”

    “你只会告诉孟歌,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就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钟筝对凌灵还不了解,真要秘密一定给你守住了,但要是这种八卦,哼哼,恨不得迅速传遍天下。

    “那我就去跟孟歌说你感觉不好,然后大宋不行。”凌灵无所谓地耸肩,拿住钟筝这种老实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果然。钟筝一脸紧张,急忙解释:“我可没这么说啊!”

    “那就是感觉很爽?大宋猛不猛?强不强?一夜几次?……”

    宋宸灏就看见凌灵不停在自家蠢妞儿耳边嘀嘀咕咕,眼神不时往自己这边瞟;而蠢妞儿一直两眼放空望着菜,眼神游移脸越来越红。

    啧,孟歌家的又在自家纯良媳妇面前耍流氓了,不过普及一下也好,方面自己嘛。

    一顿饭吃到晚上十一点多,大家都有些醉意。叫代驾的打车的,钟筝和凌灵好不容易把一堆醉醺醺的男人们送走,然后分道扬镳带着各自男人回家。

    钟筝刚才被凌灵一打岔,都没有细问下顾泠澜的事,想着顾泠澜和宋宸灏好兄弟,了解的应该多一些,所以路上就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原本醉眼朦胧坐在后排的宋宸灏,倏地睁开眼睛,在钟筝看不到的角落,默默开启吃醋怨念模式。

    “刚才凌灵说的啊,”钟筝的主要精力专注开着车,没有留意到他一点点的变化,喝酒的男人本来就有点不同不是么。“泠澜自己怎么想的啊?”

    泠澜,叫得这么亲热干嘛。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