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4章 一代天帝入天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终于,叶天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一睁开,旁边两人一齐跪下:“参见天帝!”

    叶天静静地看着他们:“仙宗与当年天帝之仇,在你们心中已消?”

    南山道:“今日之天帝并非昔日天帝。”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叶天的问题,只因这个问题他不敢回答,如果说已消,不是事实,如果说未消,在天都岂能记恨天帝?所以他只能含糊。

    青河道:“今日天帝仁慈宽厚,义薄云天,纵然陆天从死而复生,亦会拜服在天帝脚下,纵然仙宗英灵在世,亦会唯天帝之命是从!”

    “起来吧!”叶天手一伸,将两人同时拉起:“假以时日,我陪你们再返碧青潮,以当代天帝之身份,正式祭拜仙宗列位先贤!”

    “天帝!”两人同时大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曾亲眼见过陆天从在战场中留下的英勇豪迈,我也还记得青河前辈所说的话,仙宗,自然为伍,不与人争锋!天帝当年毁灭仙宗是大错,错就是错,我既接过他的天帝位,就该对此事有个明确的态度。”

    南山和青河全都泪流满脸:“天帝,且让老奴跪拜一回,这一次必须得跪!”

    “不必了!”叶天道:“既然你们决定跟在我的身边,就该熟悉我的性格,无须俗礼,无须束缚,心之所向,路之所往,仅此而已!”

    他转身而去,踏入天宫,天宫门口,四女齐聚。

    叶天愣住,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女孩脸上:“你是谁?”

    “你猜!”三个女孩同时开口,居然说的是同样的话。

    叶天道:“有点意思。莫非是天宫里留下的远古之人?”就象是魔皇一样,在心魔殿里留下殿灵,到了某个时候苏醒。

    四女同时摇头。

    “那是新人了?不知来自何方。是哪个小魔女将你掳来的?”他几乎拿准了是龙影干的,这小妞儿估计也是无法无天的角色。开始到天都外面找人了。当然,弄人进天都根本不能算掳掠,任何人都愿意接受这种掳掠。

    媚儿叹了口气:“我终于算是明白了,一代天帝也不是无所不知。”

    “有的时候甚至是个糊涂蛋。”龙影道:“还新人,她是最老的那个好不好?我说小镜妹妹,这个负心汉好象是忘了你了,要不,你哭吧!”

    “小镜?”叶天大吃一惊。

    他的手猛地伸向胸口。轻轻一摸,胸口的小镜不见了,真的是她?她居然也变成女孩,这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是!”那个女孩款款而来:“我曾经迷失了家园,但我今天终于回家了。”

    “我记得你也曾经迷失了记忆,现在也找回来了?”

    “是!踏入天都,所有的记忆重新回来了。”小镜道:“我是一个百万年的背叛者,我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不是该回来。”

    “怎么样的背叛?你全部告诉我!”叶天道。

    “当年的背叛只因为一点,天帝后期完全变了,浩雨星座一个庄户人家给他供奉的牌位翻倒。被一个孩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踩了一脚,就是这一件事,他毁灭掉了浩雨星座。又因为此事,诸天激奋,他再毁七座星座,他两个儿子偶尔议论之,他将两名帝子废掉修行,流放星空,导致两大帝子均惨死异域,而仙宗陆天行与帝子交好,为帝子求情。招致仙宗尽灭……”

    叶天和各位女子全都震怒,这还是天帝吗?

    这简直是禽兽不如的畜生!

    “那一日。陆天从潜入天都,盗取九星谱。原本他也根本逃不出去,但……但我指点了他,让他顺利逃走,正因为九星谱被盗,天都才彻底毁灭。我还记得天帝临终盛怒之下的咆哮,他骂我是叛徒,骂我是祸根,他要我受百万年痛苦煎熬,万世不得超生,我……我……我是一个罪人,我连累天都十万苍生被天帝所杀,我也让天都百万年一片荒芜,还害得老主人身死道消,我今日不想乞求天帝的宽恕,我只想新任天帝告诉我一句话,在当时那个情况下,我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当时那个情况下,天帝残暴而疯狂,已经危及诸天,你能当机立断,彻底斩断危害诸天的源头,你没有错!你不是罪人!你是带来诸天百万年安宁的大英雄!”叶天道。

    小镜猛地抬头,眼睛里全是惊喜:“天帝,你……你是安慰我的?是不是?”

    “不是安慰!是事实!”叶天道:“你的故事对我也是警示,今日我为天帝,在此立下警示碑,但有我叶天残暴不仁之日,各路英雄,我身边朋友亲人,尽可杀我以免天下之祸!反叛者有功无罪!”

    哧地一声,他的手起,在天宫之侧写下一个大字。

    “仁!”

    天帝仁碑!

    仅仅一字,却成诸天之中最为重要的一块碑,后世没有人想到,这个仁字碑,乃是天帝对小镜的回答。

    “谢天帝!”小镜深深一鞠躬,飞身而起,直上苍穹。

    对面神湖之中,九条金龙同时腾空而起,空中一个五彩帝辇旋转而出,与九龙相连,小镜直达辇头,变成一面小镜,准确地镶嵌在龙辇之上。

    原来她是天帝龙辇上的一面镜子,难怪当日在西海湖中,神龙见之俯首,难怪叶天几次遇到真龙,最终都是真龙低头,这是天帝昔日的威严,纵然天机不现,依然有着震慑之威。

    她这只是亮相,片刻间她重新出现,又是一个美丽的女孩,不过,她的脸色已经是一片潮红:“天帝,请接收天图。”

    “天图?”叶天微微一震。

    “天帝时刻希望回到家乡,有此天图,诸天万界随意到达。”小镜身子一转,她的眼睛突然射出金光,直射最高的那座天殿。天殿之中,一个门户出现。

    仅仅是一个门户。

    “怎么开?”叶天道:“不会让我一拳头擂了吧?”

    小镜笑了:“你就算想擂也肯定擂不开,不过你不用。你有天钥!”

    天钥?

    这又是一样秘密,也只有小镜知道。他身上是有天钥的,天钥,当年那个老人留在天机球中的秘密,在秦皇境,叶天和小假同志找到孙氏山庄时,才真正揭开谜底。

    那个老前辈当时还说了一句废话:“这天钥,到底有什么用?就看你是什么人了,你是那个人。它就有那个用,你什么都不是,它自然也什么都不是。”

    这话虽然是废话,但也是有讲究的,这天钥是打开天图的,如果叶天不是天帝,拥有天钥就什么都不是。

    他的手抬起,一根钥匙飞向这个门,门无声地打开,叶天身影一晃到达里面。他面前出现了无尽的星空。

    十万星座,亿万里长空,尽在一眼之间。

    “这里。是帝路,只要天帝愿意,你随时都可以进入!”小镜手指前方一个地方。

    一句话,叶天已经兴奋。

    “这里,是天道星!”小镜道:“虽然我跟你一起进入时,我是睡着了的,但……但我知道那里也一直是你牵挂着的。”

    “你真睡着了?”叶天瞪着她:“我记得很清楚,在我最后一次离开天道星时,还跟你交代了命令。让你记住它的坐标,你不会该记的东西全都记不住。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记得牢吧?”

    小镜脸蛋红了:“你是天帝耶,我一直跟你留着脸知道不?再训我我……我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抖出来。看你脸朝哪里放?”

    噫?状态不对啊?睡着了?留脸面?这小妞儿跟他还真有一手?可他怎么不认识她呢?龙影和媚儿面面相觑,全都不懂。

    她们打死都想不到,小镜跟他讨论的是录像的事情。

    外面南山和青河也是面面相觑,这天帝怎么了?根本不顾自己形象啊,这几个小妞儿跟他闹倒也罢了,好不容易出现一个真正以天帝礼节对他的人,也被他三句话两句话撩得不成体统。

    是的,这其实就是叶天要的,他喜欢跟小镜开玩笑,他不喜欢小镜在他面前恭恭敬敬的。

    “好了,该是最重要的地方了!”叶天深深吸口气:“你当然知道我说的地方是哪里。”

    “当然知道,你都说了几百回了……落日帝国!叶家山!”小镜的手指轻轻指在一个地方……

    叶天的眼中突然就泛起了泪光。

    多少年的牵挂,多少年的追求,今日,终于已经是咫尺之间。

    “我要去了!”叶天道:“你们……你们在这里等我!”

    “哥!你先去!”翠姑最先表态。

    龙影跟媚儿突然抱上了,她们眼中全是泪花。

    叶天身影一动,突然踏入前面的万里星河。

    叶家山!

    又是一个夕阳下。

    山后的小湖旁,叶琮和叶云飞并肩而立。

    叶云飞已经蓄起了胡须,尽显成熟气概。

    叶琮原先略带稚气的面孔也已经改变了,变得成熟。

    两人都有了改变,但有一样东西是不变的,他们看着面前湖水的时候,他们眼中的一缕思绪没有变,透着淡淡的忧伤。

    已经成为叶琮妻子的叶露和她的嫂子——原瑶池圣女(当然是蓝瑶之后的那个圣女,现在已经是叶云飞的妻子)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她说她总觉得带点忧伤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男人。

    她说的带点忧伤或许指的就是这个时候。

    只要叶家两子并肩立于湖边,他们的眼睛里总是会少一些让落日帝国各路英豪闻风丧胆的豪迈之气,而多了些莫名的忧伤。

    “大哥,什么话非得郑重其事地将我叫到这里来说?”叶琮道。

    “在这里走走,说的话或许会更真。”

    叶琮微微一笑:“好吧,想说什么?”

    叶云飞停了下来,静静地注视着叶琮的眼睛:“三弟,跟大哥说句真话,这一去……这一去到底有多危险?”

    “危险?”叶琮笑道:“大哥你开玩笑吧?你莫非不知道你三弟现在已经是东林顶级核心了?东林顶级核心。怎么可能有危险?谁又敢给我危险?我不揍他们算他们命大……”

    他吹了一大通,叶云飞一直静静地看他,突然叹了口气。

    叶琮叫道:“大哥。你不相信?”

    “三弟!”叶云飞轻声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熟悉你每一分的神色变化。哪怕你的功力超我千万倍,有些事情还是逃不过我的眼睛!”

    叶琮脸上还是很轻松,但眼睛却变了:“大哥,你越说我越不明白,这可是你将气氛弄得那么紧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