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8章 天帝威名动四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皇殿,被恐怖的气息完全笼罩。

    虚无天法相传遍九天十地,证道钟已经响起。

    一代大帝横空出世!

    虚无天,战神殿之天心战神,在踏入帝路之后,短短六年时间居然成为一代大帝,虚无天成帝,他不会忘记当日叶天孤身闯入战神殿,在战神殿给他的难堪!

    这个难堪一度是整个秦皇域最大的骄傲,但转眼间就成了秦皇殿最大的恐惧。

    秦皇殿殿主已经出发前往战神殿,他带去了秦皇殿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礼物,这是秦皇殿释放的善意,但听边关消息传来,秦皇殿殿主居然不能越过界河桥。

    一代殿主亲自拜访,战神殿那边的回答居然只是一个边防使隔着桥传来的,那人说的原话是这样的:这些时候拜访者实在太多,还请殿主在原地等候,本殿长老几时有空了,会让殿主过桥的。

    一句话,殿主差点活活气死。但他也毫无办法,只能在黄桥北苦苦的边关坐着等。

    虚无天成帝,虽然战神殿同样不算什么事,但毕竟是他成帝之前最后呆的地方,早已是不折不扣的十殿之首,至少在无天大帝的眼中,战神殿的位置高出其他殿不知多少倍,

    更何况,无天大帝与秦皇殿有过节。

    是秦皇域的叶天给了他平生最大的难堪,无天大帝会不会报复秦皇殿根本没有人知道,一旦报复,秦皇殿所有人全都在劫难逃。

    作为修行之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几次生死安危,要想解,办法也总不会真正穷尽。唯有这次,殿主没有任何办法可想,一代大帝如有报复。天下无人可以逆之。

    秦皇域每天都有人疯狂外逃,秦皇殿千万弟子短短三天时间跑得只剩下不到三万。那些人是逃命要紧,他们也无足轻重,但自己是一殿之主,总不能就此逃跑,就算自己跑,又能跑得哪里去?不管怎么跑,都跑不出九天十地,也就跑不出大帝的手掌心。

    “夫君!”旁边的殿主夫人轻声道:“六年前。咱们还是不该赦免那个祸根!”

    她说的当然是叶天。

    “夫人此言就不对了!”殿主道:“叶天其人,正义公平,勇敢坚毅,原本就不该是祸根,所谓祸根之论,再也休提!”

    “但是……”

    “没有但是!”殿主道:“他为秦皇怒抗强敌,焉能在后面非议之?咱们夫妇就事论事,正大光明不行小人落井下石之事,纵然天要灭我,公道亦该在本心!”

    “是!”殿主夫人长长叹息。

    ……

    天残谷。此时再度安静,甚至是一种诡异的安静。

    昔日繁华已成过眼烟云,昔日的门庭若市永成绝响。

    金阳诸子。成了一个极其神秘的名词。

    一代大帝横空出世,此人乃是金阳诸子中数人的老乡,如果只是这一层,此刻,天残谷该是整个神灵境的圣地,跟大帝来自同一地方的人,可是多有前途的一帮人?谁不想沾点帝气?

    遗憾的是有第二层,第二层是:这群人跟叶天是至交,而叶天却是一代大帝虚无天的死对头。有了这一层,金阳诸子便犯了天下间最大的忌讳。所以。不仅仅秦皇殿的人不来了,就连原属凤凰府的这批人。也全都改弦更张,甚至离开了秦皇殿,这些人是以洛川、春秋和段金川为首的,走之前,他们还有一个打算,将天残谷的人拿下,割下人头等待来日递到无天大帝的面前。幸好他们只是有这个心,没这个力,他们有心借一借秦皇核心之力,但秦皇核心在向金衣的压制下,也不敢起这歪心,否则,金阳诸子恐怕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是第二层,还有第三层!

    第三层才是最奇妙的。

    虽然金阳诸子乃是无天大帝铁定要铲除的人,但还是有人接近他们,这些人虽然少,却是非同小可。

    秦皇核心中的两人,秦皇长老中的八人!

    十个人,沧海之一粟,但他们代表的身份非同小可,他们代表着秦皇殿。

    踏入天残谷,向金衣拉着雾隐直接亮明态度:“面对大帝之威,秦皇殿该有自己的态度,本人向一言携妻雾隐,今日就代表秦皇殿,在此等待无天大帝铁骑降临!”

    另一个长老道:“本座红叶崖审判长老,已不够资格审判任何人,如有命在,当能执笔记下当世风云。”

    另一名长老淡淡道:“如无命在!本座见证当世风云!”

    有命,记下,无命,见证!

    洒脱!

    他们的到来,君龙飞代表天残谷众人鞠躬致谢:“各位能在此时入绝地,实不愧秦皇之脊梁,君龙飞率金阳诸子恭迎!”

    “是绝地!却也是希望之地!”向一言道:“本座今日前来,不是求死,而是求生!”

    君龙飞微微一震:“向兄何意?”

    “金阳诸子所在之地,希望仅存之地!”雾隐道:“我与一言均相信,如果说秦皇尚有半分希望在,无疑还在叶天。”

    叶天的名字一出,所有人眼睛里突然都有了希望,如果说一开始,迷雾笼罩天地,叶天这个名字可是撕裂所有阴霾的一缕阳光。

    “叶天!叶小子!”龙八仰天大吼:“你在哪里?”

    他的吼声苍凉豪迈,直透苍穹。

    简简单单一个呼唤,连身在高山之巅的神女都已震动,她似乎透过这呼声感受到了龙八体内的血脉沸腾。

    “如果你在,你如何允许无天称帝?如果你在,你压盖天下的绝代风华去哪了?叶小子,你听着,我不允许你言败!我不允许你放弃!你的伙伴们都不允许,都不允许啊……”他的声音撕裂了。

    “龙八兄!”向金衣轻轻一巴掌按在他的肩头:“你冷静!冷静!”

    “与其万年苟活于世,不若百载电闪雷鸣!”龙八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叶天,我……我没说要你一定比肩一代大帝。至少你……至少你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该跟我说一声!咱们当年入东林,走的是一条道。你真的忍心看着伙伴们望断天际,不知你的归途吗?”

    烟雨猛地侧身。她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她从来没有见过龙八是这幅模样,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代龙族豪强,一向笑看天下的龙八会是这幅模样。

    水逍遥的泪水也早已湿了眼眶,她的心中也总已千千结。

    叶天,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踏上帝路,我不该跟你提起我梦里的水月洞天。咱们压根儿就不该走得这么远,当年在落日帝国,你我相伴,其实想起来,那已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别怪龙八的话不中听,别怪他的言语不吉利,只因大伙儿真的都看不到你的希望。

    帝路之上,残酷无边,一帝功成,其余俊杰尽皆殉葬。这早已是万古惯例,如果你是能变通的人,或许大伙儿还会存点希望。但你决不是会向虚无天屈膝之人,你还让大家怎么点亮心中的希望?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彩霞满天……

    水逍遥霍然抬头。

    众人同时抬起头,哧地一声,天空的云层完全笼罩上了彩色的边,彩云飞向两侧,九条金龙突然出现在苍穹深处。

    “神龙现,帝辇出!”审判长老脸色猛地改变。

    “他来了!”

    龙八猛地抬头,直冲云霄。一声大喝传了下来:“虚无天,叶天的兄弟们都在此。要杀就来吧!”

    “大胆!”一声暴喝从秦皇殿传来,数千条人影升起。跪在虚空。

    “秦皇殿三千长老恭迎无天大帝!”

    九龙陡然停止,帝辇也静静地悬浮空中,霞光万道之下,众人的眼睛全都睁不开。

    没有声音传下,静得可怕,也静得所有人心头发毛。

    “启禀无天大帝!”一名长老叫道:“昔日大帝脚踏秦皇殿,言欲为秦皇更名,老奴已清空秦皇所有匾额,恭请大帝赐名!”

    “一群懦夫!”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滚!”

    呼地一声,一道金影出现在龙八身边,一掌将空中跪着的长老群扫掉一半,正是秦皇金衣向一言,他仰视上方的帝辇:“虚无天,秦皇向一言只问一言,叶天何在?”

    “叶天贼子,逆大帝天威,焉能活命?”那边长老群中一名长老怒喝道:“向一言,还不跪下!”

    哧!君龙飞飞起,落在向一言身边:“虚无天,咱们毕竟是同出一乡,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君某也是这一言相问,叶天何在?”

    他这一句话一出,后面的长老全都嘴唇发抖,反了反了……

    这群人死不足惜,怕是要连累秦皇,金阳诸子,祸根啊!

    哧,一整个团队同时飞起,全都站在上方三人身侧,站得笔直,欧阳准巨锤直指天空:“虚无天,叶天是我师傅,必是你害我恩师……!”

    话音未落,他陡然冲天而起,直射帝辇!

    他这巨锤一抡,天地生威,一锤直接击向帝辇,没有人能想得到。

    欧阳准向来斯文,看起来简直是少年老成,但没有人想到,他今日居然如此冒失。

    “准儿!”

    龙八一声大喝,想要阻止,但欧阳准的功力比他只差半筹,事发突然,他居然没挡住。

    轰地一声,欧阳准穿破上方的彩霞,落在帝座之上,突然,他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虚无天,你……”君龙飞、龙八和向金衣同时飞起,他们的声音突然也戛然而止……

    下方之人的心陡然全凉,这无声无息之中,他们都死了吗?

    如果是在往日,这显然很难让人相信,但这是一代大帝,一代大帝要他们死是根本不需要出手的。

    “各位兄弟!”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抱歉我摆谱了!”

    这声音一出,水逍遥和烟雨猛地一弹,远方的神女也陡然睁开眼睛……

    “叶小子!”

    “叶兄!”

    龙八和君龙飞同时大叫!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