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 纵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历卓言很少会在刘岳的脸上看到张扬的表情,这就好像前些年刘岳得了旨意,跟随皇帝一同前往同州行宫狩猎,刘岳那时年岁虽小,可这骑射的功夫并不落后他人,当日狩猎收获颇多,更得到了皇帝刘赫的赞扬。历卓言对那一幕铭记于心,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他看到了刘岳的心,他是一个懂得收敛自我情绪的人,小小年纪尚且如此,待长大后更是不可估量。

    刘岳那日表现的恭敬,无半分骄傲自满,皇帝看了后心感甚慰,就此再无其他表示。

    往日记忆从眼前转瞬而过,历卓言再看刘岳之时,先前那一抹张扬得意的神情不见了踪影,只见他趾高气昂的跨马而上,双手紧紧勒住缰绳,目光关切地对魏璟元说道:“照本宫这样做即可,双手紧紧拉住缰绳。”

    魏璟元站在小白马身前,犹豫半晌终于抬脚踩上了马镫。不出意外地,小白马猛地抖动着身体,从鼻孔中呵出阵阵热气,大有闹脾气的架势。魏璟元中途吓退,脸色铁青地仰起头对刘岳说:“殿下,这马怕是认生。”

    不待刘岳说话,历卓言先一步走来过来,大笑:“元儿莫怕,看为师的,只要动一动手指他便会听命于你。”说罢,历卓言走到小白马身前,用手指在白马的额上轻轻一点,颇有点神仙点化的意味。作罢,历卓言转过身笑道:“此马已得了为师的指令,元儿此时大可放心上马了。”

    魏璟元无论如何紧张已不是打退堂鼓的时候了,窥视刘岳,他正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不过并没有多少不耐烦。魏璟元松了口气,再次攥紧缰绳,一脚踏上马镫,用尽全身力气跃马而上,当他坐在小白马身上时,小白马竟真的没有方才那般躁动,温驯的很。若不是魏璟元前世活了一遭,这一世定会被历卓言蒙骗的,他即没有表现出惊恐亦没有讶异。

    历卓言此刻便是失落的,他苦笑道:“元儿年岁尚小,大可不必如此的,今日全当你和岳儿一起玩耍,可好?”

    刘岳听闻历卓言直呼他名讳,心中不免有些懊恼,不过他却是没有责难于历卓言,毕竟他说对了这次骑射的目的,不过是他与魏璟元之间犹似兄弟般的玩耍,出于这句话的大功,刘岳不打算追究历卓言的失礼。

    刘岳坐于马上冷眼扫过历卓言,再看魏璟元时竟眼中带笑,“随本宫来吧。”刘岳大声高喝,甚有威赫的气势,魏璟元见此再无回头的余地,犹豫片刻便勒紧了缰绳,依葫芦画瓢地喝了一声,小白马得了指令,慢慢地朝忻园林的入口处跑去。

    魏璟元原以为骑马会是件不易成功之事,现下骑在马上倒也多出几分悠然自得。眼前刘岳与小黑马的身影越发渐远,小白马似乎变的躁动不安,不思这般慢慢奔跑。魏璟元常年不与马儿打交道,自是不了解这马儿的脾气,正在他稳下心想要沿途欣赏这忻园林的景色时,小白马的身子突地一晃,随后亦如一只白羽箭狂掠而去。

    魏璟元被突如其来的变动吓的慌了神,急忙俯下身子抱住了小白马的脖子,一路上风一般冲进了忻园林。不远处,历卓言收回右手背在身后,为了能让魏璟元习惯坐于马背之上,他不得不利用下暗器了。

    魏璟元拼了命地抱住小白马的脖子,待他被小白马带进了忻园林时,刘岳正手持弯弓射出一只箭羽,突地,一声凄惨的叫声响彻忻园林,魏璟元侧耳细细听了一阵,直到哀嚎声渐渐转弱,此时他已被小白马带到了刘岳身侧。

    “如何?”

    魏璟元自认是狼狈不堪的,束好的头发散开少许,正随着微风轻轻飘荡着。魏璟元抿了抿嘴,待情绪有所缓解方说道:“不知殿下所指是何事?”以魏璟元的理解有两点,一则是刘岳询问的是他骑马的感觉如何,二则是刘岳向自己询问他的箭法如何。

    刘岳浅笑道:“你的确聪明,你想到的本宫都在问。”

    魏璟元无奈,皇家的人就无人是好与相处的。魏璟元见小白马停下来与小黑马并头吃着忻林园中的嫩草,想来不会再次‘发狂’,魏璟元安定下来,松开了手中的缰绳,冲刘岳作揖道:“回殿下的话,若不是马儿突然发狂,想来璟元亦会享受一二。”说罢,魏璟元朝不远处的丛林中望去,再次开口说道:“殿下的箭法极好,璟元尚来不及看,箭羽便飞了出去。”

    刘岳颇有些洋洋得意,仰起头看着不远处说:“你骑马略笨拙,既然历师傅尚未跟来,那就由本宫亲自教你罢。”说罢,刘岳突然冲魏璟元伸出一只手,似笑非笑道:“过来与本宫同乘一匹马。”

    魏璟元一愣,忙不迭地说:“璟元不敢,殿下身份尊贵,岂可和……”

    “无碍,你且过来便是。”刘岳不悦的声音打断了魏璟元的话,腾在半空中的手再次朝魏璟元的面前伸了伸,“若还是不过来,那本宫下旨可好?”

    魏璟元心中苦笑,这与强迫又有何分别?魏璟元无可奈何,最终朝刘岳伸手,当两只差不多大小的手握在一起之时,魏璟元清晰的感受到刘岳手掌上长着的薄薄的茧子,尤为粗糙。魏璟元抬头看向刘岳,想来这也正是他身为皇子的凄凉与悲哀,若不努力,又怎能在这高墙深宫之内存活至今?

    魏璟元想起前世的刘乾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无用的人岂可于宫中存活?能保全性命的又可是等闲之辈?”现下细细想来,刘乾这番话是极为有道理的,于宫中,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想要活下去总归要学会审时度势与看他人的脸色。

    魏璟元与刘岳两手相握却陷入沉思,刘岳并未催促他,反而平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直到魏璟元从回忆中回过神,刘岳才面带微笑道:“再想何事?”

    魏璟元自知失礼,忙道:“殿下,璟元溜神,还请殿下恕罪。”

    刘岳甚是喜欢魏璟元的这只手,我在掌心中温暖柔软,不似自己这只手那般粗糙。刘岳不动声色地捏了捏魏璟元的手,笑着露齿道:“无碍,过来罢,本宫会扶于你的。”

    魏璟元应声点头,待两匹马儿走近,魏璟元借着刘岳的手力将一条腿跨过了马背,尚未坐稳之时,刘岳于身后用另一只手裹紧了魏璟元的腰身,用力一提便将魏璟元抱在了身前。

    “殿下……”魏璟元羞愧难当,此等姿势他并不陌生。

    刘岳虽比魏璟元年岁小,身子的长成却要比魏璟元来的好,他双手绕过魏璟元的腰身,用力勒紧了缰绳,双脚于马肚上用力一夹,小黑马登时来了精神,霎时便飞了出去。

    魏璟元屏住呼吸,耳旁呼啸而过着阵阵风声,他僵硬着身体坐于刘岳身前一动不敢动。突地,刘岳凑近,在他耳旁轻轻呵着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