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33.344:苏桃婚后番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予笙在书房处理事情,从苏桃怀孕后,电脑、手机,一切有辐射的东西就拒绝带入房间,最可恶的是,她的蜜月旅游,因为肚子里这一个被搁置了撄。

    苏桃拉着凳子盘腿坐在顾予笙面前,“我跟探讨件事。”

    顾予笙敲击键盘的手停下,转头看她:“昨晚探讨的还不够深入吗?还是你觉得,探讨的方式不对?”

    苏桃竟然无言以对。

    看来,书上说的都是对的,男人婚后和婚前完全是两个模样。

    结婚后,顾予笙一改当初情商秀逗的状态,将浑话都能说出意境!

    顾予笙关了电脑起身,手撑在椅子两侧,俯身,温热的呼吸很暧昧的刷过她的鼻尖,“你说说,喜欢什么方式。”

    苏桃:“......”

    三个月一满,这个男人就越发的肆无忌惮,变着法的将她拐上床。

    从看儿子到和儿子培养感情......

    等等一系列千奇百怪的理由偿。

    男人的身体压低,唇瓣贴上去,迷离的眸子里迷上了一层水光,苏桃太熟悉这种目光了,他每次想要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

    她急忙伸手拦住他,“顾予笙,我是跟你商讨正经事的。”

    “嗯,你说。”

    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从胸腔中发出模糊的声音。

    苏桃被禁锢在他的臂弯中,想挣扎又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只好鼓着眼睛瞪他。

    顾予笙完全沉浸在了qing欲中,见苏桃没有挣扎,便伸手去撩她睡裙的下摆!

    本来好好的苏桃‘哇’的一声就哭了,蒙着脸,埋着身子,肩膀一抽一抽的。

    明知道她是在装,但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顾予笙还是心软的一塌糊涂,将她抱起来,自己坐在了椅子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说吧,怎么了。”

    他揉着眉心,有些倦怠的半眯着眸子,虽然不能去远地方度假,但也是休了婚假陪苏桃的,白天要陪她,还要处理公司应急的文件,晚上还要做些有利于身心健康的运动。

    身体再好,在这正该睡觉的时间,还是觉得有些困意!

    这段时间,苏桃的情绪有些反复,估计是怀孕的原因,所以,她虽然是假哭,顾予笙还是怕她哭着哭着就假戏真做了。

    “我要上班。”

    “不行,医生说,你应该保持身心愉快,好好休息。”

    超过28岁怀孕,忌讳的就要多些。

    苏桃在他怀里扭动,表示自己的不满:“我又不是去搬水泥砖块,怎么就不能好好休息了?朝九晚六,中午还能休息两个小时,上班时间总共加起来七个小时,不知道是多少人羡慕的好工作。”

    “我不放心,如果你非要上班,去顾氏,正好秘书部缺人。”

    “不去。”

    回顾氏,还不是在他的羽翼之下。

    “那就在家呆着,如果无聊,可以去逛商场,或者去参加医院的孕妇培训班。”

    苏桃:“......我跟你没共同语言。”

    她气得要起身,顾予笙伸手拉住她,“生气了?”

    “你觉得我应该对你的安排感激涕零,顾予笙,我想要有自己的事情,有自己的人际圈子,不想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消费,这跟猪有什么区别。”

    顾予笙微微沉脸,“苏桃,我希望能给你最好的生活,这是我有能力给你的,为什么你不理解呢?你要工作,我不反对,但要等孩子生下来,你一个孕妇,在我看不到摸不着的地方,万一出了点意外怎么办?”

    苏桃吸了口气,孕期多愁善感,让她眼眶开始潮红。

    不想让顾予笙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她挣开他的手,“我先回房去睡了。”

    “苏苏......”

    “我累了。”

    “那我陪你一起。”

    苏桃没反对,但也没有理他的打算。

    回到房间,直接挣开顾予笙的手就掀开被子躺到床上了。

    顾予笙蹙了蹙眉,转身去了洗手间,他并不是那种结了婚就不让妻子出去工作的人,他只是不放心。

    上下电梯那么拥挤,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在顾氏,苏桃还能坐总裁专属电梯,出入也有人照顾!

    如果在慕森上班,他总不能派个保姆时时跟着吧,最糟的,还要吸二手烟,他也不能让整个慕森集团大楼数百名员工戒烟啊。

    可偏偏,那个正跟他赌气的女人并不能理解。

    洗簌完出来,苏桃已经睡着了,依旧维持着背对他的姿势。

    顾予笙拥住她,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到了中间,生怕她晚上一不小心摔床底下了!

    ......

    早上醒来,顾予笙习惯的去摸身边的位置,这段时间休假,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

    伸手触了个空,他睁开眼睛,按亮床头的台灯。

    窗帘很遮光,即使是在白天,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所以,他一时间有种不知昼夜的错乱感。

    拿起桌上的腕表看了一眼,已经早上十点多了。

    起床,穿着拖鞋下楼。

    “苏苏。”

    正在厨房里的桂嫂听到顾予笙的声音急忙放下汤勺奔了出来,“少爷,少夫人没下来过。”

    自从知道苏桃怀孕,顾老爷子就将桂嫂派过来了。

    顾予笙皱眉,转身上了楼。

    拉开窗帘,苏桃盖着薄被躺在阳台的躺椅上,听到声音也没回头。

    “看什么?”他蹲下身,握着她微凉的手指,“怎么这么凉,进房间去。”

    一转眼,又到深秋了。

    苏桃抽回手,“我在看对面阳台上的鹦鹉。”

    顾予笙失笑,“你是想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