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1.乔雪西凤楼问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上文书说到,乔方受了白十三之令,去寻自已父亲一同进京。没成想,行至这苍南县一无名小客栈,遇个正着。

    乔方道:“父亲,我正在找你哩。”

    说罢,又将白寨主所托之事陈述一遍。乔雪西听着,不住点头。而旁边于锦艺与许存俞,收拾好杂物,亦是坐在旁边听着。这二人,乃是乔家心腹之人,有事自是不会瞒着。那于锦艺,年方十八,生得眉清目秀,甜美可人。此时,头梳小髻发,穿一身上蓝下粉之半棉襦裙,又蹬一双淡粉半棉绣花鞋,分外清爽靓丽。那于锦艺双目不时看看师兄乔方,面带笑容。

    乔雪西道:“我找你便是帮忙去了,我亦是听说朝廷大军进攻清竹寨,想是战事一起,自是有不少死伤,你与丁郎中定是忙不过来。便过来搭把手。”

    乔方道:“父亲,战火一起,这清竹寨有可能不保,你若再来,无异于飞蛾投火。孩儿是治学弟子,这等险事,我一人承担便好。哪能连累父亲、许叔叔并师妹。不过,那白寨主给我等这般任务,自是用了我等才学。若办得好,这清竹寨便有取胜可能。方才听父亲心意,想是可去帮我忙了?”

    乔雪西笑道:“那是自然,要不然我找你做甚?”

    乔方大喜,赶忙又和父亲并众人商量一下,进京又将如何行事。商量妥当,天色亦是晚了,几人便各自休息。乔方自是回“向海客栈”,方出得客栈,见于锦艺又出来,手中提一小包袱。

    乔方道:“锦儿又有何事?”

    锦儿道:“师兄,我在南姜高官湖府之时,闲来无事后,为你做一双牛皮靴子,如今正值春暖花开之时,穿着靴子不冷不热,看你还着冬靴,想是不舒服了。明日便换上罢。”说罢,又将包袱递与乔方,又道声:明日见。便自回客栈了。

    乔方自是高兴,暗想这师妹心思还在自己身上,却是难得。只因急事在身,不好与她闲聊,若办成了事情,定要带着师妹游玩这南吴之地。

    次日,乔雪西、乔方一行六人,向京城进发。一路之上,乔方与父亲聊起这看病之事。

    乔方道:“父亲,我看你看得病来,穷人却不收费用。如此下去,能支撑否?”

    乔雪西笑道:“我自是有得手段。你瞧,这天下之人,穷人每日奔命,又不得温饱,病患得亦是多了。我常为他们看病,虽是不少免费,但手段经验自是高明多了。又有众穷人为我四下宣扬,便有更多人找我看病,名声自是大了,这穷人所用之药,我亦是用得有效便好,不求金贵,也花不得许多钱财。而这富人,亦找我看病,我对这富人要了高价,他们却好应付。故用些金贵、高利润之方子,若能看好病,所花之银,亦不在乎,反觉值了。而那些‘中等’之人,自也不会拖欠诊资药费。找我看病之人,实是其他郎中三倍有余,故我诊堂之中,门厅若市。虽是咱郎中救人为生,但自己若活不下去,还能救得谁人?故我这用富人之财,救得穷人,而这穷人又帮我扬名,自是更多人找我看病,是便是我为何能养得徒弟郎中十数人之方也。实亦是一种‘劫富济贫’,只是将这世上病患之钱财,通我等之手绵绵运化流动,大家亦是都看得起病了。这亦是我郎中行医宗旨矣。”

    乔方道:“父亲所言极是,孩儿自是佩服,我那清竹寨好友,陆老先生新招之弟子肖猛,亦是很会使用手段。”说罢,又将肖猛办“众济社”一事,与父亲说了。乔雪西听了,连声称妙。

    乔雪西道:“说起看病,虽是为父用些个‘慷慨’之法,但止我一人使用,世人皆贪图眼前之财,不好推广。而这‘众济社’若也能搞个看病众筹,利用众人之‘小投大回报’之私心,天下人则都可看得起病了。”

    乔方道:“不过,孩儿想这事,朝廷若做最好,止是今番天下又有谁人管得。若是民间,止得英雄或是众人信得过之团社才可行之,若是交了银子,又被奸人骗了,虽是所骗之财亦不会太多,但却再没得第二次了。”

    乔雪西笑道:“看来我儿去了清竹寨,心思自是缜密多了,想法亦与我这老儿不同了,实是让人欣慰也。”

    乔方笑道:“父亲哪里话。”

    六人有说有笑,直奔京城而去。一路无话,直至到了童国老家中。

    再说这童善豹,见了乔雪西却像见了救星一般。赶忙行了大礼,那乔雪西哪里吃得消,自是阻拦。待情绪平静,乔方又拿出陆景所写之信,递与童善豹。童善豹打开观看,但见上面写着:

    亲表兄、讨逆侯、一品太傅、国老、童英亲鉴:

    表弟山野乡人鹿坷,几年未见,不知表兄长泰安否。弟现于山中小寨隐居,又有农事缠身,不得亲往行拜见之礼,望表兄谅解。往常得兄为皇后身孕之事,找那“全科南医神”乔雪西,劳费心机。现我身边一徒儿,近斯闻得其父正乃此名医,心中大喜,想亦是天助皇后也。便叫其寻父北上进京,实为诊疗之事也。

    表弟又有一事,时下正赶上小寨亦有强人攻取,兄朝中大才,想是有些手段,请为弟帮忙平匪患。弟自是感谢万分矣。若能得苟存,自是兄之功劳,全伙山民自会视兄为再造之神也。此番小弟请救之事自是看兄之能力而助,不可强求。话至于此,唯愿兄并皇后一切安好。

    山乡野人鹿坷

    这信中,却无一个“陆景”并“清竹寨”之事,但这童善豹何等人也,早已是看出陆景手迹。其中这“鹿坷”一词,已知其意。“坷”,意为不平,而这“鹿”与那“陆”谐音,“鹿坷”便是陆不平,即陆景也。想是这陆景由于乔方上京,怕遇见暗访卫盘察,故做个乡下之人求那朝臣亲戚之信,实是掩人耳目也。

    童善豹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