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4.通南县刺探军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却说那清竹寨,于那治学大家陆景师徒调遣之下,万事俱备,止差这肖猛等人刺探一番了。

    吩咐停当,众头目皆领命而去。当夜休息一晚,自是无话,次日天还未明,众人便都分头准备去了。先说英雄肖猛,从山寨中巡哨营内挑得两个精细、干练之人,一名叫李潘,一名叫元超。二人三代世居山寨,广受恩惠,对清竹寨忠心不二。三人化装成贩卖活家禽及腊肉小贩,每天挑一扁担,两边大笼内几十只鸡鸭,又置鹌鹑、肉鸽另放小笼挂在扁担之上。又置不少腊肉、腊鸭、腊鱼。为何非要贩卖这乱叫之活物?其实乃是欲用信鸽通信,掩人耳目罢了。三人方要出发,陆婷又至,嘱咐肖猛千万小心从事,肖猛自是答应。带不得长剑,止使用短刀,而肖猛自是用那“五宝匕首”。三人准备停当,便下了山,先顺道去金沙镇。

    西边“快活寨”这边,亦是干得热火朝天。苏大姐从内库营内领取“神机雷”,但见这雷,木制扁圆盒状,炊饼大小,亦是一种“自来火雷”,火帽之上,又置卡簧,卡簧之上,可连线绳。使用之时,先将雷与拉绳埋于道路之上,人则藏于暗处,若见人过,则拉绳,牵动卡簧击发火帽,则雷爆。此雷较之原各卫所之中所常用之“遁地雷”,亦有先机,因其一拉便爆,再无时间之差异,更好控制。但因是拉绳控制,若线布得太远恐有卡滞,则人不可离得太远,若用此法爆那“遁地雷”,这拉绳之人亦是同归于尽。故,此雷大部用于近战埋伏,雷之威力亦较小。而陆景为此次埋伏之战所用之“神机雷”,则药量更小,且盒上方未填充碎铁,故此雷一般伤人而不致命也。

    有听客道:“这陆景虽是视天下生命平等,但对这灭寨之敌,却是太过仁慈,只伤不灭,亦是把这‘治学’用得迂腐了。”书生却说,听客,这回你却错了,用得此招,并非仁慈所致。实是另有原因。若说起这战事,两军相斗,士兵无非死或伤。俗话说“死了死了,一死都了”,真个战死,反倒痛快,不用去管先顾及战斗,得胜便可马革裹尸还,战败这尸首便听天由命。而这伤者,与其余未受伤者皆自已同生入死之人,哪有不管之理?一般都得带着,这一带,便得有人照应。实是一人受伤,二人不得战。战力大降。而这陆景便是用此理,用这雷将其兵士双腿爆伤,人却未死,伤者再有人搀扶,自是一下便削减其双倍兵力也。

    苏大姐取好几箱雷之后,又与众手下男兵女兵来至东西两寨之间密林之处小路,先埋下这雷,用一家畜山羊试之,果然是有效。原来,这道路自是不宽,若大军一走,定会密集,若是先用众“神机雷”轰之,坏其后队兵力,再乘前队救护后队之时率兵突出一顿砍杀,效果更甚。苏大姐自是高兴,便将那断脚之羊杀了,羊肉、羊下水分与众乡勇回去下酒。只等官兵将至之时,便去埋雷。

    快活寨内,自有郝雨德建了不少“消信埋伏”。话说这郝雨德,其祖上名唤郝西华,亦是建筑匠人,道行自是不错。在历宗神武十八年,跟着神匠朱子春前来筑寨,乃是其副手。寨子建好之后,看这西剑山苍松翠柏,一派祥和之气,竟不想走了。便与当时寨主白旺商议,可否安排他入这寨子,亦好为其世代维护城堡、建筑。白旺听后大喜,本就想让这朱子春派一二个人手过来居住,止是没有那么大颜面,没成想到有送上门来好事,哪有不答应之理?故这郝家从此便定居于此地,其子孙亦是建筑高手,从来做那修缮、营造、维护之事。此次战事,郝雨德亦是用上了浑身解术。原来,他所看来,这寨子乃是凝结其郝家三代人心血,又有如此殷实生活,哪能说丢便丢得。

    这郝雨德,先在这寨墙内,建筑“防御墙”与原寨墙相距六尺,墙内有竹管连接“通音管”,这“通音管”长空竹筒所制,筒上又插另一四寸短空竹筒为“言听筒”,与长筒相连。连接寨内机要暗处,一人说话,若人在“言听筒”旁,所连之处皆能听清。而不在“言听筒”旁边者却听不清,更不用说墙外之人了。“防御墙”之内又留有铳孔,因新墙与原墙六尺距离,士兵在其内亦可施放火器、弓弩。

    而后又在空场内置了不少自已所创制之“拉线翻板井”。此陷井乃是方形,长宽均为四尺,深一丈五,人掉下去,若无人施救,再无上来可能。上用石制翻板虚放。此石制翻板,中间让石匠打上两排小孔,两排小孔中间再置一木棍为翻杆,用柔韧棉线穿两排小孔将翻杆固定于石板底面。再置二寸高石制凹槽两个,却像那笔架似的,但止一凹。将这两个石制凹槽放置陷井左右两方边缘不远,入地三寸。陷井左边或右边,埋空竹管两条,管内涂鲸油,只为润滑好拽。将空竹管再分别在那凹槽前后,且入地两寸。再取上两个小木柱,一边穿孔,连一极坚韧粗棉线。分别通过空竹管引至“防御墙”后方,底端打结,可让人轻易拽动。小木柱另一方突出竹管,抺上鲸油极为润滑。最后将这石板扣至陷井之上,翻杆正好置于两个石制凹槽上,前后又被小木柱挡住,故人踩上无事。上面再放置一层虚土、草叶,已是伪装。若是有人将这粗棉线拉动,那涂抹鲸油、极润滑之小木柱瞬间抽走,这“拉线翻板井”便是活了,人若站在其上,左右不是,终将掉进这井中去。由于这小木柱极易拉动,故一个乡勇可把持二、三个陷井所控之棉线。分别拉动、同时拉动皆可,控制自如。

    这“防御墙”与寨墙上方平于一位,郝雨德又筑暗道与墙上平台相连。若是开起战事,“防御墙”亦可屯兵于墙内。若是围歼,则可出墙上城,居高临下打击敌兵。除此之外,又建不少暗堡,分别连寨内寨外各隐蔽之处。进攻、撤退皆自如。

    最后,在这快活寨内,除分配“弩铳”、防身短刀之外,又分配众乡勇爆雷火器,胶泥所制“万人雷”及小号毒药火器“毒烟球”若干。又于“防御墙”内置“百爪网铳”若干。说起这铳,却伤不得人。此铳铳管粗大,压好火药,再填一矿中所产丝状“石棉”所制之网,曲折其内,网上皆有铁制小爪,网中间便是一石棉长绳,又与铳管最外口处铸铁环相连。向人施放之后,网射出后遇风而张,将人套在其中,而铁制小爪又钩住人之棉甲。中招之人,愈挣扎则网愈紧,而放网之人,拽住绳索将人捉回擒之。因网、绳皆用石棉“火浣绳”所编制,则不怕火侵。此物捉人一绝也。

    建此物对于这郝雨德内行人,不在话下,几日便好。而后便与童老五、苏大姐一同训练乡勇,几日后便是精熟了。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