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4.通南县刺探军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熟了。乔雪西与几名郎中,早已准备好所用药材,在一与“防御墙”及众地堡相连之地下暗室又设医诊营。快活寨万事具备,止等开战。

    石锁、陆婷、乔方,这几日早已商定诱敌,灭敌之策。其主要心思,便是这迷宫似的“野人谷”,领着这五百乡勇日夜牢记路径,若是遇见猛兽,一般不去惊扰,而无意之间,发现一溪水之内,有众多巨蟹觅食迹象。若用鱼肉诱之,却有进攻之意,三人瞧见,自是心中又有一妙计,可用这天赐之猛兽灭些敌人。商议停当之后,又置疑兵。便在密林深处建营寨、挂旗号。不逍几日,亦是准备好了。

    最忙之处,还是这主寨,马大婶、张化、李三娃子早便将粮草、兵器分配于众头目。冯英、刘书生则将通信之物备好,在白日及夜里又反复演练,众人皆知道通信之物何等样子。薛虎引五百人置好弩铳、子母炮、备用弓弩、投石机具、擂石、万人雷、毒烟球,备好之后,便将东门外石桥、栈道全部拆毁。北边老虎台虽是极险之地,亦不可不守,便又派二十人又置二门子母炮,每人三眼铳一支,严密防守。主寨内外,皆按陆景新法架设“消信埋伏”。除此之外,众人又将这战事可发生之意外一一想了,皆定了方案处治,便每日又行操练数回。

    寨里寒外,一切妥当,再说这肖猛三人,一行先来至金沙镇。看这镇上,却是更加萧条。寻问街上闲汉,皆说:朝廷对西剑山用兵,但有门路之人,皆跑至其他州县避战,故这里人口自是少得很了。肖猛又问现官兵行至何处,众路人皆说,已进东川之境。肖猛心思,光这路程便得十数日,我等几人何不再向北去,遇得官兵,便暗地跟随,再使此手段刺探些个军情。便一路昼夜兼程,不惧劳苦,十余日后,过了南吴境,又二日便至东川最南边之县——通南县。

    三人来至县内,先找一家客栈住去,而后拿上一筐腊肉,一笼鸡鸭,便上街瞧瞧。县城不大,亦是萧条得很,想是有些手段之人逃这兵乱去了。果见街上不少京畿兵士模样之人,想是巡哨之队伍才可上街去。兵士还好,自是忠厚一些,而这些小头目,方得出京,便又耍开大爷威风来了。那边肉铺前,一佰总带几名兵士卖肉。佰总以腊肉火腿质地不好为由,大骂铺子主人奸商,而后又多拿了两根火腿。主铺子主人见这佰总用一支火腿钱拿了三支火腿,自是不干,但又得罪不得。止得赶忙说些好话恳求。

    铺主道:“兵爷,多可怜小人则个,指望卖些肉糊口哩。”

    佰意不耐其烦,又从怀中掏出几个铜钱,甩至案板之上,道:“拿去。”

    铺主道:“实是不够。”

    佰总抽出雁羽刀,怒道:“用这刀给你补两下怎的?”

    吓得那铺主再不敢言语。肖猛暗想,太祖兴始爷所带之“虎贲骑”,军纪何等严明,为何到了这启安这代,却像一群泼皮。想是世道一坏,自是人心不古了。但是因为街上不少官兵,正可刺探。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就见一什长,只是一个人,来至摊前,看了看鸡鸭,又瞧瞧腊肉,问了价格之后,右手伸入怀中,想是摸了摸身上所带铜钱。肖猛心思,这厮定是身上无钱,一会便要明抢了,不若早些给他一些,也好套个近乎,问出些端倪。

    肖猛见状,忙道:“兵爷,上好的腊肉,为何不长些口福?听说圣上为此次南征,银饷翻了一番,看兵爷这样子便是京城里大富大贵的有钱人了。”

    这什长听肖猛如此奉承,脸上亦是开了花。方才本是想强买些腊肉,“抬手难打笑脸人”,又有些不好意思来了。什长心中暗骂,老子南征为朝廷卖命,这赏银却都被千总、佰总们拿了,身上这几钱银子,还不够美美吃上几顿。这几天军需官又作祟,饭菜里见不得几滴油星,真真嘴里淡出个鸟来。想吃个腊肉却还真舍不得哩。肖猛早已看出这人心思。

    肖猛道:“莫不是兵爷没带钱?兵爷为国尽忠,去南方剿灭顽匪,乃是我大魏朝百姓心中大英雄也。我这腊肉,便是白送与兵爷也罢。小潘子,去筐里寻块精瘦的腊肉,用麻纸包好,送与兵爷。”李潘应和一声,赶忙包好一块上好腊肉,递与这什长。

    这什长心中大喜,暗想,长官不济,还不及这小贩子心疼他人,实是可恶。心存感激,便又与肖猛攀谈起来。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闲聊起来,肖猛尽捡些奉承讨巧的话儿说着,什长自是受用得很。闲谈之中,肖猛得知,此人名叫张二宝,现任京畿步兵营刘百总手下任一什长,手中止十个步兵,平日里做些巡哨之类活计,才有这便利出得兵营。肖猛心中暗喜:若能熟识此人,不愁套出情报。又思量一番,心中已初定了方略。

    肖猛假意大惊道:“兵爷名唤张二宝,却是和小人太有缘份了。”

    张二宝不知何故,道:“为何也?”

    肖猛道:“小人名唤张三宝,南吴金沙镇人,你二我三,看来我乃是你弟弟。哥哥在上,受小弟一拜。”说罢,行了一礼。

    俗话说“他乡遇故知”,张二宝见这小贩子讨人喜欢,又认了小,大喜过望,忙道:“自是缘份太巧,你这弟弟我便认了。”二人哈哈大笑,又闲聊开。旁边李潘、元超,亦是笑得合不拢嘴来,不过心下却暗自佩服肖猛能屈能伸。

    张二宝道:“实不相瞒,我在这军中一月饷银,还不及你这小贩子哩。“

    “张三宝”假意大惊道:“这却是哪里话来?哥哥吃皇粮公饭,金贵之人,哪有此番道理?”

    于是,这张二宝却像打开了话匣子,吐沫横飞,将心中怨气一股脑说出。肖猛心思,看来童国老之计,却是高超。然而又有了一条计策。

    待张二宝说完,“张三宝”道:“哥哥好此憋屈,身上又无多余银钱,我却有个方法,叫咱二人都赚一些银子,也不枉哥哥来趟南方,如何?”

    张三宝一听有了银子可赚,心中狂喜,赶忙道:“那你便是我之亲弟弟了。快快讲来。”

    这“张三宝”与张二宝,又合计出个甚么发财之道?且听下章分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