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5.大军行什长图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上文书说道:肖猛化名“张三宝”,要与那什长张二宝,说个发财之道。引得张二宝心中狂喜。

    “张三宝”:“哥哥,方才听你一话,深知你不易,你看这几年间,各京营、府兵、边兵之中,不少是那做个小生意的,把这针头线脑、烧酒腊肉、旱烟棋牌之类吃食、寻乐之物混入兵营,分卖与众兵士,亦是嫌得不少。你一当当什长,为何不做些这个?”

    张二宝心中早有此意,心思这张三宝想是要与我合伙,嘴上却不说,生怕其占了上风,便道:“兵营这边却没得说,但缺个诚实稳妥之人供货物。”

    “张三宝”大喜道:“小弟便是这诚实、稳妥之货源。”说罢,便对其说可供之货物,肖猛这一通胡侃,好似天下之货,他却都可供得。把个张二宝听得心下似猫抓般痒痒,恨不能立马便私带上一些,嫌上银两而后快。

    一番话讲完,这张二宝听得心花怒放,忽又听“张三宝”说了一句:“哥哥,但咱大魏律法之中,亦是有一条:武将,兵士以保家卫国为先,一切经商、赌博、游艺之事,若做之则军法严惩。这货没得问题,这‘法’之事,哥哥却有甚么手段消得?”

    张二宝哈哈大笑道:“这个,弟弟你便不懂了,这法是有,但执法却是人也。你不见这些个行伍之人,上至兵部官僚,家中自是在京城不少临街商铺,下至千总、佰总这些小将,哪个家中不做些私商?若是真有责罚,每每花些钱财便是消了灾。这若不懂,还敢向兵营之中兜售货物么?”

    “张三宝”道:“弟弟佩服,那咱兄弟二人便说定了。我原亦是想北上贩些货物,但遇见大军南下,城内人跑得不少,与其将这货物被人白白拿去,不如与哥哥嫌钱快活。如此一来,大军一路南下,你我二人便可赚他一路。极妙,极妙!”

    二人即已商定,便先将腊肉又与张二宝一些,看其是否好销。银子亦是不与张二宝要,止等销完之后,再按三七开分银子。而后再与之下一批货物。这肖猛倒不担心张二宝拿这几条腊肉便再不联络,实是早看出其贪财好利之人,本钱不出,便有源源不断货物销售,白白赚些银子,自是没够,怎会止吃一次好处?

    张二宝道:“这通南县,还可再停留一日,后天便不在此地了,明日探探兵营之中所需之货,还在此地相见。”

    说罢,张二宝带着腊肉离去,约又次日再来此地。

    三人赶忙又回至客栈,取来信鸽。肖猛拿出一小纸条,上写“启安二十一年二月初四,货物已至东川通南县,停行一日,初六再行南去。”写这不明不白之语,乃是怕鸽子被闲人打去,又有暴露之嫌,故写得像是生意人间语调。而后塞入细竹筒。又将鸽子放飞,那鸟儿自回清竹寨去了。

    次日早上,那张二宝果然又来了,亦是带来了银两。这腊肉一日之内便全销干净。肖猛亦是不含糊,三七分银。张二宝不费本钱便得了三成银子,眼睛乐得开了花。便又捎得不少货物,有棋牌、骰子、博彩之用具等物。这次便是卖得更快,下午便又全销了。这张二宝自是心下按捺不住了,不等次日,下午便去客栈找上“张三宝”,分银进货。而肖猛、李潘、元超三人,投其所好,又进了一批皮囊米酒。各地兵营皆有禁酒之规,这酒在军中自是稀罕之物,其销路自是不必说了。张二宝大喜,便请三人去酒楼喝酒吃饭。四人来至一酒楼,门上匾额“一居仙”,看楼内窗明几净、摆设古朴,想是这县内最大一家。方至门口,早有小二上前殷勤迎客。

    四人来至一安静雅间,自是肥鸡、嫩鹅、牛腱、鹿脯,“张三宝”将那贵菜、好菜一股脑地点上一桌,点东川名酒“俏东烧”一瓮,又置菜蔬果品按酒。肖猛三人句句不离好话,又不停劝酒,喝得张二宝自是心爽得很。一会儿便是醉了。

    “张三宝”道:“哥哥,我听你说这火器营中,黄军需最为吝啬,总将那物资克扣,火器营众兵无奈,只得自行找些个衬布、竹竿作为填弹、擦膛之用。想这兵士,为得在沙场之上保命,自是得准备好这些物品,那咱兄弟不妨贩些个麻布、硬竹竿之类。或许还有些收成。”

    张二宝听后哈哈大笑,醉道:“弟弟你恁机灵之人,今番却是看走了眼。为此战得胜,兵部已派参将巴利方将此次出战所用火器皆换为‘长腹子母铳’,每人配发大量子铳,且早已填充完毕,又用蜡封口则不会受潮。这仗才能打多久,哪用得了如此之多填弹麻布。而这‘长腹子母铳’残余药渣大部皆在子铳之内,亦不用常常擦膛。这竹竿亦是可以免了。”

    肖猛听后,却是一惊,心思官兵所配火器,如此占尽先机,亏得我寨方才换配师傅所新制之“弩铳”才可与之较量,若还用原来不得精射之三眼铳、四眼铳,那先是这“器利”上便吃了大亏。这机密,必得通知山寨小从应付。

    这张二宝吃得肚子亦是撑得溜圆,便将卡簧腰带解得松些,不巧箭囊系绳松了,掉在地了,箭亦是撒了一地。旁边元超早已弯下腰去捡拾,忽见一支箭,却与众不同。箭头乃是木制,似中空而上有开孔。细细一看,乃是一支响箭。

    元超假意不知,便对张二宝,道:“哥哥,这箭却能射死人么?”

    张二宝笑道:“看你便是外氓,如此粗大木头,怎能射死人哩。此乃响箭。莫要小看哥哥此箭,在杀场之上,亦可救下许多人性命。”

    饶是这张二宝喝多了想说些大话吹牛却没得由头,但见元超一问,便又自吹自擂起来,便又道:“你哥哥乃是巡哨斥候,若是我在前方寻得甚么不利之事,便喊声“万事大吉”包管后面千军万马,乖乖撒走。若是放上这一枚响箭,管他甚么官、兵,便都得随我冲锋。”说罢,又喝一杯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