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6.小鸽飞老汉报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这几十年养鸽子、耍鸽子,亦做得一手好鸽子肉来,一会便送兵爷几个尝尝。方才这鸽子亦是个雏儿,连这金沙镇也飞不出得,怎会进了西剑山中哩。还不是自寻死路。止我一招乎,他便可飞回来。哪里会是清竹寨的信鸽?”

    火器营什长道:“飞回来?你若真个把那个鸽子叫回来,我检查其身上无事,便放了你二人。”

    肖猛听了,自是觉得李老汉所言乃天下奇闻。李老汉冲着天空,吹了一声哨子,不一会,但见一只雪白鸽子,从天而降。竟飞入李老汉手中,停了下来。肖猛仔细一看,正是自己方才所放那只鸽子,忽尔大惊,心又是一凉,暗叫不好,这鸽子爪上系着机要之事,若被这官兵瞧见,亦是大祸临头了。但见这什长,拿起鸽子细细看过,身上确无一物。正想再寻个破绽,只见李老汉,早从担子一头,拿出七八只烧鸽子,递了上去。这京营兵士这几日想是伙食不好,眼睛都盯着这烧鸽子。

    李老汉道:“众兵爷确是辛苦,为我大魏剿灭山匪,操劳有加,我等小民,没得甚么山珍海味,止献些烧鸽子与众兵爷罢。”

    说罢,又从怀中暗自拿出一两银子,悄悄塞与那什长。这什长本就找不出甚么破绽,又见有了熟肉,银子,乐得脸色开了花。

    什长道:“看你舅甥二人,亦是本份,想也不是甚么奸细,你老汉叫这后生,莫要再于街上胡乱玩耍则个,若再见了其他巡哨之人,却没得这般幸运了。”

    说完,便与众兵分了肉食,扬长而去。李老汉见众兵士走远,赶忙收起鸽子,又拉起肖猛,话也不说,径直来至“玲珑楼”戏院后街巷,走至最内一家,打开房门,推肖猛进院子,随后,又将门关上。

    李老汉喊:“老婆子,咱家恩人来了,快出来拜见。”

    只听得屋内,“阿也”一声,而后,见一老妪,走了出来。

    李老汉道:“这便是咱家恩人,肖猛。”

    说罢,李老汉跪倒便拜,而那老妪,亦是跪下拜了起来。肖猛惊慌,赶忙扶起,道:“大叔大婶,莫要如此,真真折煞肖猛了。”

    二人将肖猛让进屋内。肖猛进屋,见其家徒四壁,确是个穷苦之人。正坐在椅子之上,但见李老汉从担子里,拿出一只鸽子。

    李老汉笑道:“肖英雄,这可不是你家的鸽子,乃是我训了几个月的玩物。不舍得杀,平日便带在身上,与你那只颜色相似,那官兵狗眼自是省不得。你那鸽子,想是早已飞回了西剑山。”

    李老汉见肖猛一脸胡疑,便为其解释。原来,这李老汉家中贫穷,虽是外面兵荒马乱,但这小生意却不可一日不做。这几日便做得些烧饼、熟肉,当街叫卖,亦是有那官兵骚扰、抢夺,但也有些忠厚之人,也会照世价与他银子。里外一算,还可赚些,便每每冒险出门叫卖。今天傍晚,正要回家,忽然看见肖猛怀中似揣着东西,向一僻静之处走去。见了恩人,哪有不去拜见之理,故这李老汉一溜烟跟了过去。见肖猛放一只白鸽,心下早已明白了七八分,早闻清竹寨那“治学”大家陆景收了肖猛这徒儿,想是他也入了这寨子,为清竹寨办事。忽又见官兵将肖猛截住,心中大惊,转念一想,有了计策。说来也巧,这李老汉早年也放这鸽子玩,现如今,人还供不起,哪有闲情养这东西。止前几个月一只鸽子却是精灵,讨人喜欢,便不忍宰杀,当个宠物养了起来。又精心训练,那鸽子果然聪明伶俐,能识得人口哨调遣。这李老汉便平日里也身上装着,只道做个伴儿。见恩人有难,定要相帮,但那什长哪能因自已巧说几句便放过恩人?想方才肖猛所放之鸽子与自家颜色相同,便先将这鸽子放飞。而后再与官兵周旋,什长果然问起鸽子之事,李老汉便一声口哨,将鸽子召唤下来,解了燃眉之急。还怕什长不肯,又塞了银子,方才了事。

    肖猛一听,恍然大悟,心思,这李老汉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还为我舍了一两银子。心下感激之情顿起。

    肖猛道:“多谢老人家救命之恩,帮我完成使命不说,还让老人家破费,肖猛惭愧。我在客栈之内还有两个兄弟,身上自是带着银钱,一会便还与李老丈。”

    李老汉道:“哪用你还得?你却想想,那日府兵做乱,非要讹诈我五两银子,若不是你,我早便死于非命了。我家亦无儿无女,我这老伴,无人照料,想是也活不长久,你肖英雄乃是救了我全家性命也。”

    肖猛万分感动,只得暂且做罢。

    听客,看这肖猛,几月前在街上行侠仗义,救下一人,今日却又反被救。若是那日他与这李老汉擦肩而过不去理会,今番便是完了。想这人,做得善事,不一定得了好报,但若不做善事,定是不会得了好报。故,若是不损失自己之时,还应做些善事来,有时亦是帮了自己。有人言,做了善事而被人讹诈,这善事还能做得么?听客,这实是两个见解也,做了善事而被人讹诈,这乃是中了恶人之招。恶人,还管得你是甚么人等?无意间与之有些瓜葛便大行讹诈之道。想是你不做得善事,有时亦会无原无故被恶人算计中招。实是与“人做好事,而无好报”无关也。

    李老汉还想让肖猛在其家中吃些便饭,肖猛赶忙推辞。

    肖猛道:“老丈即已知我乃清竹寨中人,我身上自有重大干系,客栈之中,还有两个兄弟在等我回去。这饭,却是吃不得了。他二人若是见我久不归还,定会出来寻我,自是万分危险。”

    李老汉道:“即是如此,我便不挽留了,但你一人出去,却不有妥,我这几日与巡哨之兵士亦是熟识许多,你帮我挑这担子,我送你过去,却是最好。”

    肖猛大喜,便与李老汉一同回至客栈。又叫李潘拿了五两银子送他,李老汉决意不收,向肖猛鞠一躬,转身飘然而去。肖猛自是感慨万分。事即已办完,三人心下已是安然,见这镇子亦是出不得了,便安心在客栈中休息,止等明日大军进攻,这镇子定是不再封锁,到时再去寻婷儿他们。

    大战明日便起,这清竹寨确有胜算么?且听下章分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