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9.偷敌营舍身取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火光四起。便知道官军已是中招。

    白十三心中大喜,对陆景道:“师傅,敌兵中了‘遁地雷’,我看现在已是人仰马翻,我率领乡勇再冲入敌寨,杀他一番如何?”

    陆景道:“不可,我寨内可作战者止五百余人,还有一千多家眷。虽是敌兵正焦头烂额,但其兵力是我军十倍,若是有个闪失,我清竹寨,却是赔不起。更不用说守寨之事了。我军除了这‘遁地雷’还有其他埋伏,定是要让他们一一尝过了,再去砍杀不迟。”

    白十三想想也对,便听从师傅之言,不敢再做冒险举动。又过一个时辰,小六子所带之乡勇那剩余五人,回至寨中,白十三亦是没睡,听众人所述,流泪不止。这小六子,自已心腹之人,一向用得顺手,时间一长,竟和自己子侄一般。若不是如此万分机要之事,亦是不舍得让这精明后生去做得。人死不能复生,故白十三便先至其家中安抚一般,又许下重赏,只得过了这场兵灾,再发抚恤之银,及赏银。

    戴青方这边,大营之中忙活二个时辰,方才收拾干净。点点卯来,炸死一百二十人,伤四百。为何伤者众多,原是因众兵士夜间伏地而睡,正被这火药爆发之冲力涌入地面,引起巨大震荡,已致内伤。戴青方命人将伤兵抬至大营东部,死者先堆至南边栅外,因天气已暖,又怕腐烂生得疫病,便撒上石灰。忙活半夜,总算完毕,众兵士皆劳累过度,身着衣甲,坐于地上便可睡着。戴青方及众将又置一帐篷,草草睡在里面,将就了一夜。兵将皆没歇息好。

    次日早上,官军集结。虽是号角冲天,但经昨夜一场雷爆,死伤减员五百余人,士气大挫。戴青方誓师。

    戴青方道:“众将士,此次朝廷南下剿匪,顺应民心,解百姓之大患。我京营将士,世受浩荡皇恩,定要一心报国。大军同仇敌忾,一举剿灭清竹寨匪帮,显我大魏之天威……”

    才讲了几句,忽听身后“咔嘣”一声响,帅旗断裂,亏得跑得快些,好悬将其砸个正着。众人兵将大惊失色,皆心思,还未出战,这帅旗便断掉,实乃不祥之兆。

    旁边巴利方亦是惶恐,赶忙对戴青方耳语道:“戴都统,看这兆头,对我军却是不利。我看不若先暂缓出兵,休养几日也罢。我军势大,围困其一段时日,也好耗其锐气。”

    戴青方虽是内心慌乱,但其性子却是个着急之人,凡事总想急急办了而后快。便对巴利方道:“巴参将,俗话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又常言‘兵贵神速’,这寨子虽小,但却不似在平原无险处攻城之战。兵法有云:十倍则围,五倍则攻。听说这寨子全民亦兵亦民,则我军实是无贼兵十倍。而你瞧这寨子,西边、北边、东边皆不能用兵,就算我军十倍于敌,怎能围困?这寨民狡猾诡异,不时设奇方重创我等,若再不进攻,便又中其损招。出发之时,你我等三人对兵部尚书郭大人信誓旦旦,说止一月便可班师凯旋,若长久围战,还得再调粮草,岂不让童家众人在朝堂之上参劾我等?”

    巴利方心中思量一番,暗想若是误了期限,确是吃罪不起。亦是点头称是。故众兵士又将帅旗扶起重立。一番誓师念叨之后,大军从西门出发,进攻清竹寨。大军离寨五里之时,远远望去,已可瞭见清竹寨南墙,但见大门已拆,用大石块封住,门外遍插鹿角又开挖几条沟槽。

    戴青方道:“巴将军,你前日所说火器营中‘龙门炮’可打十里,现离寨五里之距,想这火炮更是能打得了。你在此地架炮位轰击城墙如何?”

    巴利方听戴都统如此一说,后背先冒了冷汗,其前番说火炮打十里,只是夸了海口,想不到这都统却当了真。其实这戴青方怎能不知这火炮打五里便是了得。只是见其方才顶撞自己心意,耍个威风压制其一下罢了。

    巴利方道:“戴都统,所谓十里,已是强弩之末,伤不得城墙。若是要破城,还得近处轰击。末将心思,还是按原定方略,以贼兵火器最大射程为限架设炮位为宜。”

    戴青方已解了气,便不再为难,仍按原定之策出兵。大军在距寨三里处停下,刘子良先派一千五百步兵携带云梯,大盾佯做攻城,又命剩余步兵一千余人,及火器手一千余人向寨内放箭、放铳以为掩护。

    再说清竹寨,白十三、陆景、薛虎三人在城上瞭望。见敌兵势大,便吩咐众人好生防御。一时间箭矢、弹丸横飞,却如下了一场骤雨。寨上众乡勇皆躲于城垛之后避箭。

    陆景对白十三道:“徒儿,你看这前方步兵,一个个东张西望、交头接耳,皆伏于盾后,防御有加,又离墙较远,却无进攻之意,你看这却是何意?”

    白十三道:“恐是其想试探我军火炮射程。”

    陆景道:“是也,我军便将计就计,让他们吃上一亏。”

    故陆景命人将城上所架“子母炮”之子炮火药,故意填充不足,又装上实心炮弹,向城下打去。但听得“轰隆隆”几声巨响,炮弹飞出,打至寨外,亦是杀伤一些步兵。巴利方看得清楚,最远者,不过一里半地,且都是实心炮弹。心思,果然如此,一小小山寨能有多少利器?于是便在离城二里处架了炮位。此次出征,共带得五门“龙门炮”,大营防守用了二门,故带得三门。这巴利方却是太过自以为是,总认定小寨无利器,却是因此吃了大亏了。陆景看得分明,官军炮位已架好,便命乡勇冒着箭矢、弹丸又从后方推来二门“龙门炮”。有听客道:“这山寨之内,竟也有此利器?”原来陆景来寨之后,大兴火器,加之其一生浸于此道,对这重炮更为重视。陆景命乡勇对准敌军两门火炮,又装了“开花弹”,调整炮位轰击。这众乡勇在其教习之下,早已精熟。但听“轰隆隆”两声巨响,这寨上之火炮,正中下方两个炮位,弹丸皆击中炮架,火炮倒地,须臾开花弹又爆,众炮手化为齑粉。官军止剩下一门重炮,又被寨上其余“子母炮”连番轰击,虽是实心弹,炮位亦是被毁。又死伤不少炮手。

    这官军炮战,又得一败绩,却是还能否与清竹寨再行对峙之势?且听下章分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